Vick

  • Vick posted an update 2 weeks, 2 days ago

    「可本宮怎麼有些不太記得昨晚的過程,小錦可否詳細地給本宮講一遍?」

    太子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鷹隼般的眸子凌厲地盯著她,似是要從她臉上看出些什麼。

    「太子殿下都不記得過程,難不成我一個被下了情葯的會記得?莫不是殿下吃干抹凈不想認賬,故意編出這種話來搪塞我?」

    雲淺哼笑,不客氣地反唇相譏。

    提到下藥,太子倒是想起了什麼。

    他昨晚親眼看著她把那種葯喝下去,那麼猛的藥性,如果沒有男人給她解毒,她跟本活不到…[Read more]

  • Vick posted an update 1 month ago

    想到巫樂剛剛說的那些話,明顯是在變相告訴他,雙方差距太大,不要再想著去找司徒謹麻煩了,他心裡更加覺得煩悶,就在這時,他聽到了加列尼對巫樂說的話,本來漸漸沉下去的一顆心立馬提了起來,聽到後面,見巫樂的臉色越來越差,他心裡一喜,知道以他這哥哥的脾氣,對於這件事情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

    果然,加列尼一口氣說完之後,巫樂猛的抬起一隻手掌,對著旁邊的石桌狠狠往下一拍,頓時,那本來完好的石桌被巫樂這一掌給震的瞬間裂開,碎石崩飛,緊接著,巫樂用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聲音道:「司徒謹,你實在是欺人太甚!」

    雖然對加列尼等人做出那些事情的不是司徒謹本人,甚至司徒謹都沒有出面,但因為現在的東華第一人是司徒謹,所以一聽完加列尼的話,巫樂立馬把這一切都歸怨到了司徒謹的身上。

    巫樂突然伸出一掌將石桌震開…[Read more]

  • Vick posted an update 1 month, 1 week ago

    而且雷諾血液里流淌著對新奇事物的強烈探知**,否則他也不會選擇冷門的考古專業了。

    這些情緒都在督導著雷諾前往萬魔山,但卻被雷諾用理智壓制了下去。

    他現在對萬魔山還知之甚少,甚至連萬魔山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,就這樣和斗天靈猴前去,不是存心找不自在嘛?

    這倒不是雷諾膽小懦弱,而是出自於對自己負責的謹慎,他需要信息衡量究竟值不值得去冒險。

    斗天靈猴說的這些雖然非常誘人,也確實讓雷諾有些心動,但還沒到足以令雷諾…[Read more]

  • Vick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1 month, 3 weeks ago

CONTACT US

We're not around right now.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'll get back to you, asap.

Sending

©2021 Psychologists one

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

Forgot your details?